????徐邦瑞回到南京的国公府里,召集了门客讨论这合股办银行的事。这帮门客别的不看,只看数额高达百万两,吓得手里的果子都掉了。这么高的金额,过手就是一把油啊!根本不需要徐元佐去收买他们,他们自然愿意叫东家速速入股,好为自己谋个差事。

????徐元佐丝毫不奇怪南京方面的反应,也应付了几家勋贵前来探路的仆人,然后忙里偷闲接见了夏本煜等一干苏州商人,包揽下帮忙赎人的重任,请他们放宽心。同时他也将银行的事透露给了这些人,不过主要谈的却是通存通兑,让他们认识到银行可能带来的便利。

????这些人也都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菜鸟,闻弦歌而知雅意,自然表态一旦做成便是大功一件,必然能够帮助许多人解决云银子的苦恼。虽然徐元佐要收不少的手续费,但是他们不管真假反正都表示会成为第一批忠实客户——当然,徐元佐得先把家里人给他们全头全尾地带回来。

????徐元佐原本也有一帮小伙伴,比如上海康家,苏州沈家,以及自家在崇明的舅舅家,这些人都是要拉拢一把的。不管别人怎么看“银铺”的生意,徐元佐却知道这是一头巨鳄,嘴巴张开能吞下一头牛,这时候不拉拢嫡系进来,日后恐怕是要成仇家的。

????随着隆庆六年的脚步渐渐逼近,北方航线终于带回了又一批高额分红。同时徐家通过南方航线的收益也渐渐展现出来,而且广东图书馆建成之后,林大春的声望日隆,使得大小乡绅无不钦羡,府城县城纷纷效仿,就连市镇那等小地方。若是没有个图书馆都会觉得在外乡人面前抬不起头。

????图书馆多了,藏书量的要求就上去了。福建书虽然价格便宜,但是种类和数量远不如江南,不差钱的广东老板纷纷委托江南熟人在南京采买雕版、成书。徐元佐扼守上海这个码头,由徐邦瑞扼守长江到崇明一线,控制了成书的运输渠道。再投资并购书坊,将图书做成了一个热门大商品,获益也是颇丰。

????徐家南北两路赚钱,风头更盛。高拱在朝堂虽然有心,但是无力,终于抛弃了蔡国熙,转而修书徐阶希望讲和。

????徐阶却已经不需要了,有了金银打底,大半个松江府都是徐家的雇工。苏松常应四府更有数万众为徐家的产业提供服务,即便是百年国公,一旦失势,说倒就倒,但是徐家的产业却隐蔽而分散,又不像土地那样容易抄没,只要人在,换个地方就能东山再起。

????这幕后的功臣自然就是徐元佐了。

????沈玉君接到了徐元佐的书信。再次跑了一趟唐行,求见这位表弟。她清楚地感受到每回见表弟都意味着要接受一次冲击。这回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徐元佐是在唐行新镇新修的云间大厦见沈玉君的,这栋五层楼的高楼是唐行最高的建筑物,新招募了不少修过佛塔的技工,仍旧是砖木结构,但是用了水泥加固,木质地板下面有硬化的水泥预制板。

????新修的办公楼让很多人都不适应。因为没有推窗见绿的园林环境,地位越高的人每天上班爬的楼层也越高——不可能有电梯或是人力吊笼之类的东西。而且办公室有些狭小,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屋子。唯一的好处就是互相沟通和开会方便多了,不用在园子里跑来跑去。

????徐元佐自己的办公室在五楼,几乎占据了半个楼层。如果把门窗全部打开。视野开阔,可以直接俯瞰整个唐行。他叫梅成功在外面露台上准备了茶果,请沈玉君在外面商谈。

????沈玉君很不习惯地爬上了五楼,见了徐元佐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不冷么?”

????十一月的天气已经算是入冬了,坐在外面喝茶的确有些不合适。

????徐元佐只好将会面地点再次搬回了室内。

????“你说的银行,看起来是个很大的产业啊。”沈玉君暖和了身子,开宗明义道。

????“的确,以后所有人可能都离不开跟银行打交道。”徐元佐抿着茶:“说不定日后我们还可以承包大明的国库,替朝廷发行宝钞。”

????沈玉君差点把手里的茶盏打了。如果她真的没拿稳,徐元佐还是会心疼的——这套成化瓷是他的心头好。

????“你为什么每回都说得那么吓人?”沈玉君不满道。

????“哪一回错过了么?”徐元佐笑了笑:“舅舅家打算出多少银子?”

????“所有。”沈玉君叹了口气,显然对父亲的决策还是有所不满:“除了家里自家吃用的良田,其他田亩全部卖出去,换成银子投入江南银行。一两一股,我们能买八万股。”

????“我还可以私人借给你们一些,可以拿你们在云间集团的红利作为抵押。”徐元佐道:“当然,是要有利息的。”

????“这个当然,在商言商嘛。”沈玉君不在乎道。

????徐元佐点了点头:“你能这么想,我很欣慰。对了,你身上什么味道,感觉有些怪。”

????“不香么?”沈玉君有些脸红。

????徐元佐迟疑地点了点头:“香是香,但是……咦,我怎么有点头晕?是碳气泄露了么!”徐元佐连忙起身,去摇铃呼叫梅成功,却只觉得天旋地转,自己最后一个意识就是叫了一声“开窗!”

????——没道理突然一氧化碳中毒啊!

????徐元佐眼前一片漆黑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。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晕倒了,而且眼前漆黑的原因是自己还没睁开眼睛。等他睁开眼睛,方才发现自己躺在休息室的软床上,棋妙趴在床边睡得正香。

????徐元佐觉得身上有些乏力,尤其两条大腿有些酸痛,心中有些恐慌:不会是生了什么病吧?难道不小心被老天爷嫉妒了?

????棋妙感觉到了动静,惊醒过来,连忙道:“佐哥儿,您醒了啊!”

????“我怎么了?”徐元佐问道:“叫了大夫没?”

????“呃……还没……沈姑娘说您只是累了,叫我们别打扰您,好好睡一觉就行了。”棋妙道。

????徐元佐不悦道:“她又不是大夫,知道什么?快快去给我请大夫来!”

????棋妙只好不管时候早晚,速速跑去找大夫了。

????唐行的名医很快就来给徐元佐号了脉,最终结果也如沈玉君所言:身体远比一般人健康,气色很好,恐怕是真的一时疲惫,睡了一大觉就好了。

????徐元佐总觉得有些蹊跷,不由对这医生也有些不信起来。不过他翌日再行运动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不顺畅的感觉,甚至比以前还要更有耐力。因为杂务实在太多,这事也就过去了,但是徐元佐不得不投入更多的银子将火墙改成了铜管热水供暖系统,不再烧炭火了。

????沈玉君一如以往,在过完年之后就出海了。沈家加入江南银行的事由舅舅沈本菁亲自负责,主要是配合徐元佐。

????隆庆六年三月,江南银行成立。

????隆庆六年五月廿六,隆庆帝驾崩。张居正与冯保联手将高拱逐出朝堂。而徐元佐手里已经收藏了三十张冯保所制的琴,每张琴都价值千金,关系可见一斑。

????隆庆六年十月,沈玉君从南洋回来,抱了个捡来的孤儿,录入宗谱,算是自己的养子。谁知这孩子长得十分倔强,任谁一看都会觉得这是个“小徐元佐”。

????徐元佐也借着探亲的名义去看了,这孩子简直就是遗传学的有力证据。他又想起那天沈玉君身上奇怪的香气,以及自己诡异地晕倒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当然,不管徐母和徐元佐如何逼问,沈玉君都坚持说这孩子本是孤儿,碰巧和徐元佐撞脸方才捡来回来的。

????徐元佐苦于没法做亲子鉴定,只好静观其变——这孩子果然变得越来越像他了,而且血脉中神秘的牵扯之力也让徐元佐不得不怀疑沈玉君的说辞。

????现在,徐元佐不得不考虑一下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。事业已然全面铺开,云间商帮显露出了硕大的身形,自己疑似有了血脉,是安居一隅建立个影子帝国,还是揣摩一下兵强马壮之事呢?

????徐元佐一时拿不定注意。

????(全书完)

????最后的话

????最近小汤遭遇了不少事。家里有长辈动手术,要陪同;自己体检结果一惊一乍,吓死本宝宝了;总有人要找小汤聊聊历史,秀秀优越感,顺便鄙视一下小汤的历史功底……这些事真闹心,小汤只是个苦逼的码字工啊!

????仔细想想也是小汤自己种的苦果。《大明金主》原本说好要走轻松幽默搞笑休闲路线的,谁知道写着写着又成了人家说的“制度文”。这实在太令人尴尬了啊!以至于事情一多,自己都看着心烦,这还怎么叫人休息放松?所以小汤写完第五卷之后,留了个小尾巴,打算这书先放放,日后有心情了,再考虑《大明金主2》的故事。

????这话是不是有些任性?其实小汤也挺愧疚的。诸君给《大明金主》的支持可以说是前所未有,尤其是四位盟主,属于还没看到货就已经先打了款。书在一百万字之前就顺利进了精品频道,即便断更多日,均订也能稳定在三千一以上。从成绩上来说,小汤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。诸君待小汤甚厚,而小汤竟无以为报,实在很难过。

????如今一刀去势或许有些残忍,不过苦熬更加痛苦。越写到后面,这种煎熬的感觉就越强烈。我们大家都知道,明朝的最终结果是什么。无论朱慈烺、徐元佐做出了多么大的努力,创造了何等奇迹,最终现实结果却让人痛心。可以说,主角在书中世界做得越发成功,这种痛心的程度就会越发严重。起码对小汤而言的确如此。这就是为什么写到了蒸汽机,写到了银行,小汤就实在难以为继的原因。

????当初在写金鳞开的收尾时,也碰到过这种“心魔”。那时候有位好友尚在人世,同为历史作者,他也深感无力和折磨,并且不愿再写这种穿越改变历史走向的小说。只是他比小汤更加勇敢,匆匆完本之后开了一本土着主角的小说。小汤原本也有写土着主角,不改变历史进程的计划,但是最终还是为了市场收益选择了金主。

????现在想来,写作本是小汤的爱好,虽十余年未尝消退。单纯为了市场写作,实在大悖本心。心灵鸡汤说得好,不忘初心!所以小汤打算新开一本小说,如果说是分类,应该算是古代世情类,更贴近家长里短,不会再画出忧国忧民的大题目了。

????这本新书其实也是老书——正是小汤开金主时所构思的土着文。人设、剧情、大纲都是现成的,所以准备起来较快,拿来大家娱乐娱乐,小汤也找找热血写文的感觉,探寻自己的初心。

????咱们这本书也不说什么成绩不成绩的了,是否会太监烂尾现在说了也没意义。与小汤一路走来多年的诸君如果愿意支持,小汤铭感五内;如果担心小汤痼疾重发,小汤也表示理解。反正小汤会尽量写到诸位都弃书为止,这也算是咱们两清了。

????经过群策群力地查黄历,选定明天(五月七日)早上十点发书,书名叫做《大国医》。真心恳请列位前来捧场——钱场人场都很重要!